首页 > 人物 > 正文

上海体育人坚持公益助学 自驾五万里穿滇藏新甘青

2020-07-14 10:23:31来源:海上体坛

4年前,被体育媒体圈兄弟们称为“海上奇男子”的颜燕德退休了,也就有更多时间投入体育公益助学活动。近日,上海市体育发展基金会顾问、沪上公益助学热心人士、上海报业集团退休体育摄影记者颜燕德,顺利结束为期2个月、总里程达25196公里的“2020红双喜·羌塘缘 滇藏新甘青五万里公益助学行”。中国乒坛泰斗、国际乒联终身名誉主席徐寅生特别参与欢迎仪式。

图说:朋友们为颜燕德(右一)举办了一个小型欢迎仪式,徐寅生出席。

今年的“五万里公益助学行”,老颜驾驶着一辆国产黑色房车,一路翻山越岭跨越崎岖,先后向云南、西藏、新疆的11所小学,转交上海热心企业、热心人士捐赠的价值50余万元的体育助学物资、20余万元现金。自2013年来,这是老颜第九次从上海自驾车出发,前往滇川藏新甘青等地区进行体育公益助学活动。截至2020年,这个上海男人已把沪上各界捐赠、总价值220万余元的各类助学物资和助学金,先后送往上述地区的36所中小学和幼儿园。

历时两月,传递上海人民深情大爱

受到疫情影响,原定于3月出发的公益行,推迟至5月10日出发。这一天,颜燕德和自己的“大玩具”——黑色国产房车一起出发,前往云南、西藏、新疆、甘肃、青海等地进行公益助学活动。车上,除了留出基本的生活空间外,其余全都是装得满满当当的体育公益助学物品:包括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捐赠的各种体育运动器材,上海乾康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亮竞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捐赠的运动服装、足球、足球鞋等。

图说:出发前,上海企业捐赠体育器材、体育用品等爱心助学物资。

图说:在怒江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族乡九年一贯制学校等进行捐赠物资转交仪式。

先后在云南怒江州泸水市四所小学、西藏阿里无人区改则县三所小学、新疆自治区南疆叶城县两所小学和一所中学进行体育公益助学后,本次体育公益行最后一个助学点,是在新疆自治区伊犁州塔城地区的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第184团九年一贯制中心学校。在这个中国毗邻哈萨克斯坦边境的地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学校第一次接受来自上海的公益助学捐赠。

捐赠物资转交仪式上,颜燕德代表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向学校转交了1600多套(只)篮球、足球、乒乓球(拍)、羽毛球(拍)等体育运动器材,并代表上海公益助学热心人士周贵伟,向品学兼优但家庭生活困难的5位优秀学生各转交1000元人民币的助学金。贺从刚校长动情地表示:“感谢上海企业和公益助学热心人士,把上海人民的大爱万里迢迢送到祖国西北边陲准噶尔盆地戈壁滩上的184团学校!”

图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第184团九年一贯制中心学校进行转交仪式。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足球协会副主席杨泓,也专程从上海飞抵乌鲁木齐并陪同至学校。他说:“上海人民有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 ‘兵团情节’,兵团人民也有着浓厚的 ‘上海情节’,帮助兵团学校完善体育教学和青少年足球发展,是兵团足协义不容辞的责任。”

曾经也有人对老颜搞公益助学表示不理解:“上海的物流发达,这些体育物品通过邮政和快递,不是也能运抵西藏和新疆的学校,为啥你还要开车一路折腾过去?”对此,颜燕德曾有个妙喻,“这就好比你大婚,有些老同学很忙,在微信发个红包说不过来了;也有人让朋友转送;如果有一个新疆的老同学,他飞越千山万里来到上海出席你的婚礼,这样的情谊和其他人会是一样的吗?同样,我开着车带去上海企业、上海热心人捐赠的体育设备,再亲自送到这些偏远地区学校师生手里,这和收到快递的感觉,会一样吗?”

公益助学,大山孩子感受体育魅力

这次公益行,老颜在新藏线公路旁的简易休息区,碰到一些开着丰田巡洋舰、路虎等豪车的车主,他们都对老颜开着房车出征感觉不可思议,“我们的车都多次爆胎不敢开了,你这辆国产房车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老颜介绍,自己开房车去西藏、新疆,完全是自讨苦吃,“房车的高度高,在崎岖山路绝对不能开太快,否则转弯刹车很容易翻车。这一路开下来,我的平均时速不到40公里,因为开不快,只能靠时间弥补。这么说吧,基本每天要开车12个小时,甚至是开16个小时。”

费时也费力,为啥选择开房车搞公益,而不是选一辆性能更优越的越野车?“选房车,是可以节约经费,把省下住宿的钱用在体育公益助学上——基本晚上就睡在车上,把住宿费省下来了。”颜燕德表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房车能装更多货,“这么多乒乓拍、羽毛球、足球、球衣、球鞋、体育设备等,房车要比轿车装更多。”

从搭顺风军车、骑自行车、开摩托、坐火车、自驾轿车到房车,不断进步交通的交通工具,连接着老颜和公益助学的不解之缘。1988年暑假,时任上海铁道医学院教师的颜燕德,第一次赴西藏进行摄影创作,“那时西藏对都市人不仅是一种神奇的感觉,好像更是一个我们未知的世界。”1993年,当老师的老颜利用暑假两个月时间,一个人开摩托车前往西藏采风,“沿途碰到很多藏族同胞,感到普通老百姓对教育不了解,我觉得有必要推广义务制教育、希望工程的概念。”

图说:作为退休的体育摄影记者,老颜不忘在沿途用镜头记录祖国大好河山。

1994年,老颜从骑着自行车去拉萨,第一次前往西藏做公益助学活动,“我带了5个大学生,把三维制药厂研制的100瓶防高原反应药物,靠自行车拖到拉萨,一路上向藏族同胞普及希望工程的知识,并把特效药赠送给西藏自治区希望工程办公室。”

1996年,他又带领年仅13岁的女儿,从上海坐火车到青海格尔木再换乘高原长途汽车,长途跋涉九天八夜到达珠峰之麓的定日县,向定日县中学初一的同学们转交了上海宜川中学初一(3)班每位同学写的互帮互学结对子的信件、全体同学签名的红领巾。

在转行担任体育记者后,老颜爱上了赛车运动。2002年,受到著名车手徐浪启发,老颜第一次参加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上海站S4组的比赛并夺得亚军,2007年还曾参与环塔克拉玛干国际越野汽车拉力赛。

爱上赛车运动的老颜,随即把自己的体育兴趣和爱心助学结合——2013年,老颜驾驶一辆国产轿车,从上海前往西藏地区,向西藏墨脱教育局转交上海企业赠予的体育教学用品,帮助这所位于原始森林深处的墨脱县小学建立起第一支足球队。

如今,老颜已是第九次自驾从上海前往西藏等地区,把大量上海企业捐赠的体育物资、上海爱心人士的深情厚谊,带给大山里的孩子。

献出爱心,期待更多人士一起加入

点击颜燕德的微信,图片是一头长发随风飘舞的他,抱着两条凶猛的大狗。他的微信名,叫“羌塘藏獒情欲喜马拉雅”,自己对外简称“藏獒”。如果用狗来对应人,有种人是黑背,有种人是金毛,有种人是柴犬,有种人是京巴。或有人认为,老颜以藏獒自诩,是否有点傲气?其实,他自称“藏獒”,只因自己他和西藏的不解之缘。

今年,是老颜第23次前往西藏,从事公益助学活动。他觉得:“西藏,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如果你高原反应非常强烈,可能就不太适合;西藏,不是你去了随便就能完成愿望——比如到了珠峰脚下,想要看到全貌,还需晴朗天气助力。一旦你到了西藏,你对个体生命的物质要求,会有新的看法。对我来说,每一次来西藏做公益助学,就是做精神血透。”

在差不多三十年与西藏结缘的过程中,颜燕德创作了大量关于西藏的摄影和文学作品,集结成一本书:《情欲喜马拉雅》,陈丹青写的序。他还有大量、海量和西藏有关的收藏,著有画册《西藏民间珍宝展》,是研究西藏艺术的必读之作。

除了自己前往西藏进行公益助学,老颜也带动很多上海体育企业、上海体育人士,一起献出爱心。这次公益行,上海竞达足球俱乐部的一名小球员、上海建青实验学校三(五)班的沈晓锋同学,捐赠了自己历年积存的5万元人民币压岁钱。这笔资金如今在新疆叶城县西合休乡中心小学设立《沈晓锋互帮互学基金》,专门向品学兼优但家庭生活困难学生提供学习帮助。

图说:公益行路过中国的大美河山。

图说:格尔木的兄弟盛情款待。

此外,上海亚宇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捐赠了15万元现金,通过这次公益行,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位于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怒江大峡谷内的泸水市教育局,设立《上海亚宇学生课外阅读基金》;上海公益助学热心人士周贵伟,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第184团九年一贯制中心学校品学兼优但家庭生活困难的5名学生,捐赠5000元助学金。

驾车历经浙、赣、湘、黔、滇、藏、新、甘、青、宁、陕、晋、豫、皖、苏等15个省市自治区,总行程两万五千余公里,历时两个月,颜燕德顺利转交上海企业、上海热心人士捐赠总额达70万元的物资和现金,还在甘肃沙漠地区和青海三江源地区进行了下一次小学体育公益助学项目的考察。

徐寅生在欢迎老颜凯旋时特别点赞:“公益助学是件大好事,希望通过红双喜的公益助学活动,能够使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到公益助学行列中来,让我们祖国的教育事业更加兴旺发达!” 颜燕德表示,生命不息,助学不止,“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我们的社会就变得更加美好!”

编辑:admin  审编:木易

版权声明:凡来源不是“公益参考消息”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公益参考消息无关。公益参考消息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联系电话400-0156-539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