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正文

专访陈行甲:七月初出书先捐几百本,为公益不避讳抛头露面

2019-07-01 09:58:25来源:深爱榜

“辞官投身公益的陈行甲会头破血流吗?”

一年前,当湖北巴东县原县委书记、“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称号获得者陈行甲透露自己人生下半场投身公益事业后,有媒体用这样的标题发表评论。

一年后的6月15日,陈行甲以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的身份首次亮相海峡论坛。他不仅在“第十一届海峡论坛·第七届两岸公益论坛”主论坛上发言,还在分论坛上客串主持人,倾听了10余位来自海峡两岸公益人士的分享。

6月15日,陈行甲在厦门参加“第十一届海峡论坛·第七届两岸公益论坛”。

“主持人是那个县委书记!”分论坛上,有观众彼此小声交流着,分论坛后,一群义工特地拉着陈行甲合影留恋,在场的公益人士纷纷与他交换名片,陈行甲全都欣然为之,他的脸上一直挂着亲和的笑容。

从2011年到2016年,陈行甲担任了5年的巴东县委书记。在此期间,他曾多次出镜为巴东代言,最为惊人的一次亮相发生在他辞官前。2016年6月20日,陈行甲手持巴东旅游的宣传旗帜,从3000米高空跳伞,全程视频直播。

2017年5月6日,陈行甲在其微信朋友圈宣布“下半场公益人生开始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2017年春,他背包南下深圳时是“一无所有”,挤地铁,坐公交,租房子。昔日“网红”县委书记回归平静,甚至是平凡,他原本做好了在比较长的时间里孤单地摸索学习走夜路的打算,但他发现,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星光。

“这条路走得比我想象的顺利。”陈行甲6月15日在厦门接受媒体记者专访时坦言,受邀参加“第十一届海峡论坛·第七届两岸公益论坛”并发言是与有荣焉。当天上午的主论坛结束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主席王家瑞单独和他交流了半个小时,受到如此成熟的公益慈善机构的关注让他备受激励。

今年,陈行甲以公益人士的身份参加了一档演说类的综艺节目并拿到冠军,这又一次将他的身影拉回到公众面前。对此,他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曝光率对做公益有好处。“为什么不能抛头露面呢?公益之公,有公平、公正的意思,它还有更重要的一层意思是公开,倡导公开地服务于公众。我既然做公益,就不应该避讳抛头露面。”

陈行甲的公益之道,初显锋芒。

“比想象中顺利的”下半场人生

头一次参加海峡论坛,陈行甲的行程安排得很满。

6月15日上午,他以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的身份亮相“第十一届海峡论坛·第七届两岸公益论坛”主论坛并发言,他发言的题目为《做透明有效的公益,为更公平更美好的社会而行动》。

主论坛上共有5位公益人士受邀发言,来自台湾的3位,大陆的2位,陈行甲就是其中之一。

到了当天下午,他又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相关分论坛上。这一场,他发挥了前些日子在综艺节目上展现出的口才能力,在嘉宾分享间隙幽默地串场,比如,评价某位女性公益人士“比林志玲的声音还好听”,时常惹得现场笑声不断。

“主持人是那个县委书记!”分论坛上,有观众彼此小声交流着,分论坛后,一群义工特地拉着陈行甲合影留恋,在场的公益人士纷纷与他交换名片,陈行甲全都欣然为之,他的脸上一直挂着亲和的笑容。

陈行甲与义工合影。

事实上,2016年宣布辞官,2017年宣布“下半场公益人生开始了”,陈行甲显然还是公益圈里的新面孔,原本做好了在比较长的时间里孤单地摸索学习走夜路的打算,但他发现,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星光。

深圳市民政局5月30日官方发布的信息显示,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2017年5月17日在深圳市民政局登记成立以来,致力于儿童医疗、儿童福利和公益创投三大项目矩阵。截至2018年12月,医疗项目矩阵累计救助孤贫患儿超过7.6万人次;支持医疗机构开展10余项临床科研,建立首个“中国先天性心脏病外科手术数据库”。福利项目矩阵累计帮助超过1.1万名病患孤儿。

“这条路走得比我想象的顺利。”陈行甲告诉记者,受邀参加“第十一届海峡论坛·第七届两岸公益论坛”并发言是与有荣焉。当天上午的主论坛结束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主席王家瑞单独和陈行甲交流了半个小时,得到如此成熟的公益慈善机构的关注让他备受激励。

“公益是最好的民间交流语言”

此次来到厦门与海峡两岸的公益人士交流,对陈行甲来说也是一次学习的机会。

特别是当他主持的时候,他需要全程去认真倾听所有人的分享,既要准备他的串词,又要从中获取公益方面的“他山之石”。

“这样的论坛就应该多办,两岸真是一家亲。”陈行甲认为,两岸民间交流是非常有力量的,公益是最好的民间交流的语言,公益组织间的交流没有任何隔阂。

通过此次论坛,陈行甲感受到台湾地区公益力量的强大。“他们做的公益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的公益项目非常接地气,更接近最基层的老百姓,他们的公益理念、设计以及公益文化都值得我们去学习的,我们在互相交流中,增进了两岸的感情。”

陈行甲还透露,他这次来厦门参会还寻求到了台湾方面的公益合作,从中找到了公益的合作伙伴。

据他介绍,目前,他手头上已经有了四个正在推进的项目。一是“联爱工程”,关注大病救助,二是公益游学,把山里的孩子带到海边,三是住院儿童的营养照顾,四是“知更鸟计划”,关爱精神困惑孩子。

以住院儿童的营养照顾为例,陈行甲说,“现在我们只知道孩子生病住院了要吃点好的,其实哪有那么简单啊,住院的营养照顾是治疗过程中极其重要的部分,而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的意识都很单薄,我要从试点开始做起,从试点,到研究,到倡导,我要推动我们国家来认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这看上去有些冷门的公益项目,是陈行甲一直想做的。“我发现台湾的公益事业有一个非常好的特点,就是特别平民化,特别亲民,特别深入到社区、家庭、乡村,我也想把有关贫困地区儿童以及大病救助关怀的项目做深一点。”

七月初出书先捐几百本

“七月初,我的第一本书即将出版,你给我你的地址,等我的书出版后,我捐赠几百本。”在分论坛上,陈行甲听完一位在中国乡村推广儿童阅读助学十年的公益人士分享后,当即宣布捐书,引起台下的掌声雷动。

这本书是他与陈昶羽合著,名为《读书,带我去山外边的海》。2015年11月,陈行甲以巴东县委书记的名义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同名文章。

记者从陈行甲发来的该书目录中发现,书中有现代文学大家梁衡作序,有许多与山、海相关的诗歌赏析,还有他的大学同学、上下铺兄弟所写的跋。

尽管从目录中很难看出这本书的内容是否记述了他的上下半场人生,但陈行甲告诉记者,其中有上半场,也有下半场,这本书是他所做的公益项目的一部分——此前,他为贵州黔东南山区的孩子在深圳了举办了一期“读书,带我去山外边的海”夏令营,他想把梦想传递给曾经和他一样生活在偏僻山区里的孩子们。

如今的陈行甲看上去比为官时更愿意抛头露面了。

“曝光率对公益事业有好处,我破除了思想上的一个禁锢。”他直言,“为什么不能抛头露面呢?公益之公,有公平、公正的意思,它还有更重要的一层意思是公开,倡导公开地服务于公众。我既然做公益,我就不应该避讳抛头露面。”

为公益事业抛头露面的陈行甲,显然并未“头破血流”,他用实际行动回应过去的种种质疑,其中有他的自我怀疑,也有旁人的唏嘘。

正如他的大学同学肖立评价他的:“这世上看到海的孩子很多,但能够不流连于海的美丽,回归到山里,把其他孩子们也带出来看海的却很少。希望世人能够理解行甲的放弃与回归背后的现实意义,它传递出的不仅仅是公益的利他精神和回馈,更重要的是一种不忘来处,追随内心的纯粹和坚持,这正是我们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里稀有到而又珍贵的一种精神。”

深爱榜讯(全媒体记者张小葭报道)6月5日下午,深圳市宝安区福永、福海街道工商业联合会(商会)组织20多名会员前往深圳市改革开放展览馆,参观“大潮起珠江-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全面了解、亲身感受广东改革开放40年的壮阔历程和辉煌成就,接受一次深刻而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

相关报道:

“网红县委书记”被指炒作?裸辞做公益还拿了综艺冠军

3月6日晚,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第五季上,48岁的陈行甲获得了全国总冠军。

节目中,陈行甲讲述了母亲和妻子的故事。他说,“妈妈走后很多年,我都难以释怀,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只要我像妈妈那样,干净、善良地活着,我还在,我的妈妈就还在呀。”

▲3月6日晚,《我是演说家》第五季全国总决赛,陈行甲夺冠。视频截图

在全场观众的掌声中,陈行甲发表了他的获奖感言,“这个成绩,是大家对公益人的鼓励,是对我们公益界的鼓励,我们会继续前行。”

在此之前,他在担任湖北巴东县委书记时,高调做事,直言不讳等一系列举动让他备受关注。他也被贴上了“网红县委书记”的标签。

2017年,陈行甲辞官做公益,频繁参加公众活动,也屡次被指“为博取公益资本,吸引慈善家关注”。

陈行甲自我辩解,“炒作自己,倒真是没想过,况且炒作,也不是个贬义词”。

谈初衷

参加节目是想宣传公益项目

新京报:我听说你是主动联系想要参加《我是演说家》的,初衷是什么?

陈行甲:不是这样的。是去年上半年,《我是演说家》导演组,开始跟我联系,邀请我上节目。我最开始的反应是有点蒙,直接婉拒了。因为我过去常看这个节目,知道这是一个年轻人的舞台,我一个中年大叔,不适合在这种场合出现,再说我也确实是忙,实在没时间。

去年下半年,导演组再次诚恳邀请。我跟公益团队的小伙伴们说这个事,没想到小伙伴们都建议我去参加。大家的看法是,《我是演说家》过去几届都是爆款栏目,节目满满的正能量。

通过北京卫视这个大平台,让公众了解我们正在做的公益项目,进而赢得信任,寻求支持,这是我们公益团队难得的机会啊。后来我决定去,也是认为,公益之“公”,除了公平公正的意思,还有一个重要的含义是,公开。为公众利益服务的价值观的公开传播,本身就是公益的一部分。所以我最终接受了节目组的邀请。

新京报:夺冠后心情如何?

陈行甲:说不高兴,是假的,但也说不上很高兴,毕竟一个老大叔,跑到一个年轻人的舞台上,略尴尬。

其实,我到现在都还觉得忐忑,我不认为我的水平配得上这个冠军,这是心里话,实在话。从读书到工作这么多年,我以前从来没参加过任何演讲比赛,这次接受邀请,去参加节目,最初也只是想宣传一下公益项目而已。

新京报:有想过这个结果吗?

陈行甲:没想过!从第一轮到最后一轮,我都准备了淘汰感言,但是都没用上。夺冠之后,主持人让我发表夺冠感言,我只说了一句话,就是感谢大家对我这个“草根公益人”的鼓励。因为的确是没心理准备。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母亲和妻子”这个主题?

陈行甲:很简单,因为她们两个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从我身边的人出发,讲好身边人的故事,我相信朴素的情感更能打动人心。

新京报:演讲时你眼中频现泪光,当时心理活动是怎样的?

陈行甲:怀念,对她们深深的怀念。

新京报:现场很多人落泪,是节目效果需要,还是现场有感而发?

陈行甲:我觉得,当然不是节目效果的需要。

演讲的内容和情感最重要,其他的技巧,不是那么重要。王洛勇老师现场就说我基本上没有什么技巧,属于无招胜有招。

新京报:以后如果还有类似节目组邀请你,你还会选择继续吗?

陈行甲:如果跟公益相关,能传播公益项目和理念,也不是不能上。但是不会主动谋求上任何节目的,公益项目的事太忙了。

谈改变

没有支持,公益人什么也不是

新京报:夺冠后,有没有给你的生活带来一些变化?哪怕是一些微小的,比如参加完节目,有人看到后,对你的公益项目感兴趣,想要投入一笔钱进来。

陈行甲:初赛节目播出后,我们就收到好多热烈的反馈。太多素不相识的朋友,对我们的公益项目“联爱工程”,表示道义上的赞许,表示愿意做我们的志愿者。

还有一些非常意外的事,一位在英国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台湾大姐,从英国打来电话,鼓励我们并捐款两万元。北京一个投资公司总经理直接给我们账户上打过来十万元,湖北荆州一个公司直接给我们账户上打过来五十万元,并计划捐出企业股权的10%给联爱工程,上海一个集团捐款两百万元,深圳一家创业才几年的企业从本月起每月捐出企业利润的10%给联爱工程……

这些朋友联系上我们,连项目计划书都不要,直接就打钱,这种完完全全不讲条件的相信,对我们团队实在是震撼。

当然,那么多道义上给我们加油鼓劲的朋友,我们一样地都特别特别感激,没有你们的宝贵支持,我们这些公益人什么都不是。

新京报:你刚才讲,同意节目组邀约,参加节目。是否有想借此机会,炒作自己,为自己的公益博取资本?

陈行甲:炒作自己,倒真是没想过,我过去是得过大荣誉的人,不会去刻意谋求“出名”,如果要想出名,我继续当官可能更好吧?

前几天,一家自媒体写我的文章,我并不认识作者,叫《过气网红陈行甲,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中途离场》,我在晚上九点钟回家的地铁上看到的。看到最后我在地铁上泪如泉涌,因为他的一句话击中了我,“背着包从湖北来到广东,他见过了自己,见过了天地,现在,他准备去见众生了……”我虽然还没到这种境界,但是,这就是我旅途的终点。

新京报:从“网红县委书记”,到你自诩“公益草根”,再到亮相综艺。对你自己而言,变的是什么,不变的又是什么?

陈行甲:我认为,本质上没什么变化。我还是我,可能就像你们说的“高调”?

谈公益

救助患儿时,感到行政力量“失灵了”

新京报:坚持做公益,是件很难的事,曾有明星陷入“诈捐”争议。你认为怎样才能在公益路上一直走下去?

陈行甲:公益的两个关键点:透明,有效率。

新京报:是什么契机使你想要投身公益界?

陈行甲:做县委书记时,我在当地的艾滋村,带头结对过一个“干儿子”叫明明,他感染艾滋,8岁了,还不认识几个字。

▲陈行甲担任巴东县委书记时,认艾滋病患儿为义子。受访者供图

我惊讶地发现,明明上学的事,连我这个县委书记都搞不定,行政的力量似乎失灵了。最终,是公益组织的介入,才把明明送到了云南上学。

这件事让我发现,除了政府和商业之外,还有另一股力量——公益。从那以后,我对公益组织敞开大门,众多公益项目相继落地巴东。

新京报:“让每个白血病患儿都能获得免费治疗”,听起来很美好,但可能实际上落实起来是很难的。你的机构这句标语,设定的目标是否过于远大?

陈行甲:脚下虽有万水千山,但行者必至。

新京报:你刚才也承认,自己做事高调。现在好像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有质疑声存在。对此,你怎么看?

陈行甲:关于作秀,一直都有这样的议论。我过去的直接领导就曾当面跟我谈话,说我是在作秀,包括跟艾滋病人吃饭,和群众合影、唱歌、跳伞……无一不是作秀,说我是想博眼球赚政治资本。

我只能说,嘴长在他身上,他想怎么说是他的事,我不在乎。我儿子和我说,如果说,你在水月寺镇工作的时候,到向妈妈(帮扶对象)家走访,还有作秀的成分,那你离开那么多年后,一直坚持这么做,是要秀给谁看呢?

新京报:你曾把自己的人生分为上下半场。说裸辞开启了人生下半场。上半场,官场,下半场,公益。那你此刻怎么评价到目前为止自己的生活?

陈行甲:回望我48年的人生舞台,这一次参加《我是演说家》的经历,像是过往人生的缩影。我人生的脚步,几乎每一步都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期。到目前为止的半生,我很满意,因为我一直在做自己。

新京报:就我几年来对你的采访经历来看,我印象中,你是个善于给人意想不到,突然“转身离场”的人。那未来你有可能还会涉足其他领域吗?

陈行甲:未来,我会一直是公益人,till death(一直到死)。

编辑:木易  审编:admin

版权声明:凡来源不是“公益参考消息”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公益参考消息无关。公益参考消息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联系电话400-0156-539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